彭彦姐姐布置的作业,脑子里东西很多,要有模有样地记录下来很有难度。
不晓得,这算不算传说中的梨花体。
但愿我能坚持下来,在记忆还鲜活的时候,写完十天九夜。
第一天第一夜
11
点多的飞机。
奔跑在高速上的时候,阿才发消息给我,说已到机场,那时是早上九点半。
彭彦姐姐的箱子很大,里面装着筹码、优诺牌和扑克--最后司机和导游碰见我们就想开局。
彭彦姐姐的相机很大很专业--小海背了十天,很强很专业。
胡老板潇洒地背着他的登山杖--后来被袁总用来撑了一路驴道。

下午4点到达丽江古城,阳光很直接,蓝天白云晃的人睁不开眼睛,满街都是花,灵翠欲滴,无法形容。
近几年来吃的最早的而且是就着炙热日光的一顿晚饭,满桌子都是风花雪月的声音。烤鱼上的点点豆豉,香到你只用鼻子嗅嗅就开始满足。
似乎有点高原反应,脚软,走不动路,敬爱的童总很疑惑,说,丽江古城只是一片洼地而已。

晚上很冷,把能穿的都穿上了。
继续优诺,牌场很大,燕子输了一人一条围巾。
夜终于来了,大家都去泡吧了,我和小天弈开始睡觉。
看着天弈熟睡时嘟着的小嘴,心里很满足,旅途让心变得柔软而温暖。
接下来的九天八夜,小小的天弈带给我很多震撼。

第二天第二夜
三天两夜的泸沽湖之旅开始了。
导游杨三哥长发飘飘,精力无限。
司机田师傅胖胖的,话不多但很可爱。
山路十八弯。
去泸沽湖前,我以为七个小时不过如此。
中巴车开始绕弯弯时,才发现七个小时在不停地转弯中度过需要超强的体力和心智,开始晕眩。
燕子一路抓着窗帘,不想让阳光晒着我,想感谢她,身子却软得没有一点力气。
中途停车,发现燕子脸色也开始泛青。


 

 

 

终于看到一片娇艳的野花,黄的、紫的、粉红的,引起声无数,夸张到车震。
泸沽湖太美了,纯净、自然、波光点点。
晚上照例优诺梭哈,湖边的小木屋安安静静的,温温暖暖的。
9
点半,天弈要求去睡觉,我说,出来玩,可以晚一点睡,天弈不肯。
坚持原则的小朋友,人人都喜欢。

第三天第三夜
一直以为美的东西都只能远观不可亵玩。
泛舟泸沽湖你却发现,没有距离的美更让你震撼。
美幻绝伦的干净,美幻绝伦的安静,连水性杨花都让人忍不住地爱怜。
湖边的两棵情侣树直直地站着,我到现在想到他(她)们的样子,都还禁不住地从内心里微笑起来。


听说格姆女神山上的猴子会向着游客尿尿,我们却只在下山才看到一只,模样很凶,朝着我们龇牙咧嘴。
传说女神洞里的圣水喝了会送子,散客们喝了很多,不知道有没有有效期。
坐着索道穿越云层,凉凉的感觉很受用,我似乎不怎么怕高了,而小海据说出了一手的冷汗。

 


中午在摩梭老阿妈家吃午饭。
备了两种酒,妈妈的眼泪和壮胆酒,那个壮胆酒喝的男散客们头痛了两天。
屋顶上洒下一米阳光,像小时候一样,眯着眼睛看着阳光中漂浮的干净的灰尘。

 


我以为草海是一片草原,绿油油的柔软的草儿随风荡漾,像海一样。
却原来草海是一片洼地,零零星星地长了些草。
走婚桥上,估计大家都很羡慕胡总,可乐像只小考拉轻轻的。
在草海,诞生了此次旅程的第一个关键词:炸蛋!


 


高原的暮色似乎要到9点才真正撒下来。
烤乳猪的味道很原始,和在摩梭老阿妈家吃到著名的猪膘肉时的感觉一样。
四方广场上,摩梭姑娘们白色的大裙摆不怎么艳丽,却在篝火的映照下带来别样的味道。
梭梭梭,呦呦呦
很久没有这么没心没肺地在月明星稀的黑蓝黑蓝的夜空下傻傻笑了。

 


没有任何器乐,干净的声音们对着歌,从卖大米(摩梭语:我爱你)到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再到死了都要爱。
记住了摩梭姑娘的小酒窝和摩梭小伙子们的黑黝黝的脸庞。
天弈喜欢上了胡乔叔叔,因为他给他画了张云南地图。
9
点半天弈要求去睡觉,告诉他不要半夜里把手伸出来。
天弈乖乖地把小手夹在两腿之间,说:这样即使睡着了,也不会伸出来了,不由得一起嘿嘿笑。

第四天第四夜
这是返程的一天,返回丽江。
爸爸抱着天弈,我给他洗了头发,梳了个小分头,得到了叔叔阿姨们的一致好评。
早餐的米粉在高原80度就开的锅里滚了滚,夹生。
仍然是弯弯绕的路,给天弈吃了个炸蛋,结果坏了事儿。
夹生的米粉和炸蛋在天弈的肚子里随着弯弯绕的山路荡来荡去,天弈说肚子痛,然后说头晕。
他一直很安静,和他说话也都轻轻地给回应,乖乖的,软软的。
中午停车吃饭,天弈开始吃什么吐什么,却仍然配合着我不断地进食而后吐出,而后昏睡。
小小的坚强让人揪心。
天弈说,我到了丽江就会好的。
返程的我因为小天弈变得有点沉重,又因为小天弈的乖带来更多感动。

终于安然抵达丽江,我要吃很多好吃的,天弈说。
张川驴肉香气扑鼻,吃着肉,喝着酒,一路的风尘仆仆化作漫天豪气。
在导游杨三哥的同学开的小饭店,天弈乖乖地坐着,等着阿姨盛了一大碗白米饭,一锅砂锅粥。
胡乔叔叔跑了几个小店买来了不辣的榨菜,小天弈认真地吃着,因为他知道吃了饭才会有力气,明天才能去香格里拉看雪山。
感谢一路上照顾天弈的叔叔阿姨们,因为你们,小天弈才有了力量。

第五天第五夜
这一天,诞生了此次旅程的第二个关键字:散客!
我们一直以为自己是独立团,却因为国庆假期旅游价格上涨而被旅游公司变相卖给了散客团。
先介绍一下接下来四天三夜的导游和司机。
导游叫村长,牛高马大却唯唯诺诺。
司机身材矮小,擅带购物团,自始至终浑身笼罩着阴沉之气。

出发时风和日丽,我们唱着歌。
村长拎着他的话筒吱吱呀呀说着不好笑的笑话,听着困。

长江第一湾就是长江边上的一条路边摊,啥也没看到。
散客朋友们每人花了1元上了个厕所,茫然地在路边看着过往的车队。
不小心碰翻了一篮小番茄。
这一篮小番茄惹来了一个胡搅蛮缠无理取闹力大如牛的胖姑娘以及胖姑娘的一家当地人。
有了纠缠,有了争斗。
导游和司机完全没有立场,几次三番想让我们下车。
彭彦姐姐挺身而出,在童总的指导下,在散客朋友们的支持下费尽口舌、化解纠纷。
这次战斗,同志情谊激升,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是散客中的独立团。

虎跳峡的水很急很黄很激荡。
想唱那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香格里拉的美很慢热。
绿色的草、红色的狼毒花和星星点点散步其中像小芝麻一样的牛、羊、马还有小黑猪在视野里慢慢展开草原特有的画卷。
心怀慢慢敞开,呼吸着香格里拉的气息,淡淡的很舒适。

司机大哥威胁我们说,如果不买氧气,出了问题他不负责。
散客朋友们依次购买了价高39/瓶(香格里拉药店里只需19/瓶)的罐装氧气。
气温比想象中低的多,散客朋友们也租上了御寒羽绒服(23/3天)。

晚上7点半左右抵达香格里拉市。
路人向我们微笑,莫名地有点紧张。
巡逻部队荷枪实弹,盾牌看起来特别结实。

香格里拉的这一夜,是因为时间短吗?有点让人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月亮像玻璃一样,可乐说。
原来月亮真的可以用皎洁两个字来形容,我说。
贪婪地喝着酥油茶,管它甜的还是咸的,到了胃里,它暖暖地向四处散开去,舒服至极。
那个流浪歌手的模样很清晰地刻在脑海中,哑哑的嗓音绕梁三日,有香格里拉的味道。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
买了两块红糖大月饼,准备去梅里雪山过中秋。
晚上给天弈吸了几口氧气,睡觉。
今天的梭哈,似乎是胡乔叔叔赢了。

第六天第六夜
伊拉草原是一个放牧场。
纳帕海像个大水库。

 


终于进入心目中的香格里拉了。
映入眼帘的是流光溢彩,走马灯似的油画长卷。
大自然鬼斧神工,把各种杂乱无章的色彩:绿的、黄的、红的、白的、蓝的,揉来揉去揉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景致。
贴着玻璃窗,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反复叨唠着:油画!

 


看到白马雪山时,散客朋友们又开始车震。
那是抑制不了的惊叹,美,绝美!
阴沉的购物团司机大哥斥责我们太吵了,影响心境却无法挥去美景,散客独立团们仍然自娱自乐中。

 


晚上7点半,天开始阴沉,四周雾气缭绕,飘着小雨。
我们到了传说中的梅里雪山,却只能看见一条泥泞的路。
童总高烧中。
走遍了泥泞小道也找不到一家药店,只有卖氧气的。
这是一个很冷的中秋节,没有月光,散客同志们很温暖的干掉了红糖大月饼。

照例给天弈吸了点氧气,睡觉。
大家都在期待第二天早上起来日照金山的惊艳。

第七天第七夜
闹钟6点响起,把窗帘拉开,发现天还没亮。
6
点半,拉天弈起床,他说头很晕。
打仗一般吃完早饭,和阿才胡总坐在窗口望着黑黝黝的天。
天蒙蒙亮了,但仍然雾气缭绕,什么都看不清楚。
7
点半了,面前仍然是一片茫茫,队伍要出发了。
日照金山的想象浸在烟雾寥寥中,每个人的脸上,除了失落还是失落。
彭彦姐姐说,有个游客来了九次,仍然什么都没看到。
不由得有点安慰,哈,俗人难免如此。
细雨蒙蒙中,上路,去冰川。

一句戏言:没理雪山、没有冰川(明永)、恰似冰川。
百度了下,原来洽是冰川融化的水之意,明永冰川藏语称明永恰。

驴道很臭很长,驴儿们边走边排,很有节奏感。
骑驴的喊腰痛,没骑驴的喊腿痛。
天弈一直和我说头晕,以为是高原反应,给他吸了氧气。
在驴背上颠上了山,听说还要爬行1个小时才能看到冰川。看天弈晕晕的,打了退堂鼓,又在驴背上颠下了山。
天弈说:妈妈,我好想睡一下。
这一睡,就睡了一下午,额头越来越烫。
山上没有医院,给他吞了半片白加黑,然后一路上物理降温(凉手绢敷)。
偶尔醒过来,天弈会和我说:妈妈,我哪里都不难受,就是头有点晕,晚上就好了。
晚上7点半,到了奔子栏,一个小村庄。
叔叔阿姨们都为了小天弈奔忙。
先带天弈去医院,量了体温395,开了退烧药。
袁叔叔买来体温计,胡乔叔叔买来退热帖,饭店的老板娘阿姨煮了特别好吃的粥。
天弈很听话地吃了白米饭,白米粥,喝了一大碗江鱼汤,精神好了许多。

奔子栏的藏式小旅馆很漂亮,有粉粉的墙,花花的房顶,窗帘上的平安结精致而美丽。
木楼梯走起来笃笃地响,门口的小沙发干净且别致,是这趟旅行中最美的住处。

晚上隔4个小时给天弈吃一次退烧药,量一次体温。
坐在床头,望着缩在白色的软软的被子里,额头上贴着退热贴的小天弈。
他也静静地看着我,乖乖的坚强的说:头不晕了,妈妈,明天就好了。

第八天第八夜
这一天,诞生了散客们的第三、四个关键词:嚣张!虚伪!

天弈的热度终于降了下去。
早上起床,他很开心地站在门口喊了一声:炸蛋~~
这一声,让所有可爱的叔叔阿姨们都晓得了,天弈没事儿了!

启程了,散客们都很开心,七七八八地聊着,轻松愉快。
购物团司机大哥突然停了车,非常恼火,阴沉地望着我们,开始咆哮:
你们太嚣张了!要记住,你们是散客,不是团队!
做人不要这么虚伪!

愣了愣神,虽然有点懊恼,但出门在外,散客同志们仍然以大局为重,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
童总的总结很精辟:
第一、我们确实是散客;
第二、我们看起来还算有钱,言谈举止不落俗套,却不理会导游和司机的推销,咋都不消费,确实嚣张;
第三、四天三夜那么辛苦,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们仍然意气风发,笑声一片,自娱自乐,确实虚伪。
大家统一了一下意见,我们确实是一群嚣张虚伪的散客,于是,开始睡觉。

中午其他散客们去漂流了,我们散客中的独立团终于自由了。
中饭吃的很嚣张,很铺张。
藏族老阿妈欢快的歌声做背景,喝着鲜榨酥油茶,窗外是美美的草原。

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到了丽江,很熟悉很温暖。
晚上7点,今天的大餐是赫赫有名的淡水三文鱼,童总请客。
人气很旺,到了8点多,散客们靠抢才夺到了两个包厢。
三文鱼的口感滑滑地,味道鲜美,回杭以后无比想念。
边吃边开会,饭桌上人人情绪激昂、唾沫横飞,总结这次旅游经验。
吃到双颊绯红,说到手舞足蹈,独立团就是独立团!

饭后仍然是传统项目,梭哈。

第九天第九夜
今天的目标是在束河古镇发呆。
到了束河古镇门口,听说要收50/人的门票。
犹豫中,一行人在路边就开始发呆。
一辆小巴开了过来,每人5元,颠吧了2分钟,从边门进了束河,啥门票都不用。


束河是个好地方。
街道很干净,游客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多。
逛逛街,累了随地一坐,满眼就是红花绿树,蓝天白云青瓦,处处是景。
饿了到处都是小吃。
无聊了了就找个小店坐下发呆。
卖银,是古城的一大特色,感谢袁夫人的推荐。
银镯子,银耳坠,银链子,个个满载。
胡老板感慨:我终于找到了旅游的感觉。
我点评,有辛苦、有困顿、有波折、有美景、有关怀、再有悠闲舒适,才是旅游的全部收获啊。

 


狗狗们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一个传说,佛主给天下众生分配寿命,当分配到13年时,狗狗抢在了人的前面扛下了这短短的13年,才让人类有了60年的寿命。
所以,在丽江,狗狗的地位很高,受到尊重。
丽江的狗狗气质也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他们气定神闲,或望天,或打盹,或嬉闹,时时都那么地淡定可爱。


这一天,吃饭、逛街、发呆、打牌、拍照,散客们都很满足。
这一天的夜晚,天弈第一次去了大人才能去的酒吧,非常好奇。
听说黑方是假的。

第十天
一部分散客朋友们去拉市海马。
听说小海紧张地抓着马鞍,抓出满手铁锈。
听说可以在海边狂奔。
要不是被驴颠的屁股和腰痛,我也想去奔奔。

中饭照例张川驴肉。
可乐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胃口太好,要么是逛街太累,在旅游的最后一刻,晕倒了~
我不在现场,但听完袁总描述,仍然浑身发冷。
还好童总有家人晕厥的经验,镇定指挥。
可乐姐姐按时赶到了机场,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仍然活蹦乱跳。

下午3点的飞机,云蓝蓝的。
丽江,别了,还会再来吗?大部分的散客应该都是肯定的回答。

十天九夜结了尾,散客们回了家。
留下长长的,我此生至今篇幅最长的暂且能称之为游记的流水账。

感谢共度十天九夜的所有散客。
有了你们,美景才有了生命力和感动;
有了你们,困顿之时也有温暖,情绪不平时才有慰藉,辛苦劳累时才有自娱自乐......
所有散客朋友们的情谊才是十天九夜最强悍的收获。

感谢你们,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kissa